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首屆「當代中國研究國際聯盟」研討會翌日 美學者何漢理解析小國面對大國競逐的生存策略

國關中心主任寇健文致詞歡迎演講貴賓維吉尼亞大學公共政策教授何漢理(Harry Harding)。(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國關中心主任寇健文致詞歡迎演講貴賓維吉尼亞大學公共政策教授何漢理(Harry Harding)。(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何漢理教授向台下聽眾解析小國面對大國競逐的生存策略。(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何漢理教授向台下聽眾解析小國面對大國競逐的生存策略。(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首屆當代中國研究國際聯盟研討會翌日,美澳加日台地學者專家齊聚一堂互相交流。(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首屆當代中國研究國際聯盟研討會翌日,美澳加日台地學者專家齊聚一堂互相交流。(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研討會吸引多國學者專家參與會議,現場座無虛席。(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研討會吸引多國學者專家參與會議,現場座無虛席。(照片來源:國關中心)
日期 : 2019-07-15 單位 : 國關中心
【國關中心訊】
12日上午,著名國際關係、中國研究專家、維吉尼亞大學教授何漢理(Harry Harding)受邀在政大國關中心舉辦的「當代中國研究國際聯盟」第一屆研討會發表主題演講。何漢理教授以〈How Do Middle Powers Navigate Major Power Rivalry, and How Do Major Powers Shape Their Choices?〉為題,從現實主義角度探討中小型國家在大國競逐下的不同應對策略,以及大國的回應。何漢理曾是政大客座老師,目前也是政大社科院延攬的「玉山學者」。國關中心主任寇健文主持何理漢教授的主題演講。

何漢理教授在開場時表示,如今美中關係的衰退是現代國際關係的悲劇。雙方的競爭可說是跨領域、跨意識型態,更是超越地區,超越地理隔閡的競爭,似乎沒有侷限。接著他聚焦美中兩國在亞太地區競逐「霸權」地位,尤其是中國大陸意圖取得以「充分發揮影響力」為主的「軟性霸權」。這些意圖展現在中國大陸重新詮釋現存國際體制、嘗試在舊制不足之處建立新的體制和規範,如WTO、RCEP及亞投行等。

何漢理教授認為美中關係是敵對關係的說法不十分精確,他以美國長春藤大學聯盟的運動賽事比喻,美中兩國是在一個「大賽局(Big Game)」中互動,表示雙方是競爭對手而非敵人。

美中兩個大國周邊的中小型國家如何在美中競逐關係下生存呢?何漢理教授指出,中小型國家有兩個主流選擇,一是加入其中一方陣營的「扈從(Bandwagoning)」,另一則是不加入任何一方的「平衡(Balancing)」。不過,光譜之中仍存在一系列策略選項,如「避險(Hedging)」、「中立(Neutrality)」和「轉移(Pivoting)」等。他表示,許多中小型國家選擇「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裡」的「避險」策略。這些國家一方面受龐大市場吸引而與中國成為經濟夥伴關係,但同時擔憂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政策跨大影響力,因此和美國維持安全領域的夥伴關係。

何漢理教授強調,這些方案「對於小國都不是簡單易顯的選擇,因為每個選擇都有其成本和風險。」小國若選擇「扈從」,會擔心被大國拋棄,或是被大國拉入混戰。因此,他們可能會考慮選擇中間位置,如「避險」和「中立」,但也會面臨大國施壓選邊站的兩難。

因應小國「扈從」戰略,何漢理教授又說,大國會擔憂被小國捲入小規模衝突或是小國吃霸王餐的情形,維繫大國承諾的風險與成本因而可能增加。因此,是否接受中小型國家「扈從」之外的選擇也成為大國的兩難問題。此外,大國還可能面臨對手大國祭出反制或引誘小國等手段的挑戰。美國在南韓佈署薩德飛彈,中國大陸祭出經濟層面的禁韓令,又如中國大陸嘗試以川普政策難以預測為由,說服小國加入同盟等,都是顯而易見的例子。

12日研討會由國關中心兼任研究員袁易、台大政治系教授徐斯勤、國關中心特聘研究員李瓊莉擔任三個場次的主持人。早稻田大學青山瑠妙教授、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Yves Tiberghien教授、早稻田大學中嶋聖雄教授等國內外學者分享研究成果。為了培育年輕世代學者,本此會議也特別開闢青年學者場次,提供他們與國際頂尖學者交流的機會。多國學者齊聚一堂討論安全、外交、產經等多領域議題,回應熱烈,於下午5時圓滿結束。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