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許立欣以狄更生的研究著作 獲中研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

許立欣在加州奧克蘭的E. M. Wolfman General Interest Small Bookstore朗讀狄更生的詩(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在加州奧克蘭的E. M. Wolfman General Interest Small Bookstore朗讀狄更生的詩(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在杭州的茶園拜會研究狄更生的學者(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在杭州的茶園拜會研究狄更生的學者(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在杭州發表她對狄更生與楊牧的研究(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在杭州發表她對狄更生與楊牧的研究(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常與學生分享狄更生的詩集,並在狄更生冥誕當天與學生一起用蛋糕、蠟燭慶祝(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常與學生分享狄更生的詩集,並在狄更生冥誕當天與學生一起用蛋糕、蠟燭慶祝(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研究室的書架上整齊地擺滿狄更生的詩集(照片來源:許立欣)
許立欣研究室的書架上整齊地擺滿狄更生的詩集(照片來源:許立欣)
日期 : 2019-12-23 單位 :
【校訊記者林亭報導】
政大師資再次榮獲中研院肯定!政大英文系副教授許立欣,自大學以來不斷研究19世紀美國詩人艾蜜莉・狄更生(Emily Dickinson),今年終於以三篇有關狄更生的研究著作,一舉奪得中研院年輕學者研究獎。許立欣高中即開始接觸狄更生詩作,今年首次參賽就脫穎而出,對她而言是莫大的鼓勵。她難掩激動地表示,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競爭向來十分激烈,獲獎率只有7%左右,能夠獲得評審青睞非常幸運,未來研究也會更有動力,「覺得得到這個獎,好像自己在洞穴裡面挖洞,挖了好幾年,突然有人笑著跟妳說Hey, good job!」

許立欣的研究室裡整齊地擺滿狄更生的書籍,牆上也貼著2016年參與狄更生國際會議的相片,對此詩人的鍾愛程度可見一斑。這份對研究狄更生詩作的熱情,則要追溯到許立欣高中時期,收錄在英文課本「I’m nobody! Who are you?」與「”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這兩首詩。「那時候覺得她寫的詩好像在直接跟我對話,就買了她的詩集,暑假在家跑跑步機時就會看。」相較於其他人覺得狄更生的詩頗難讀懂,許立欣則能輕易解讀詩的意涵,覺得自己在心靈上與她很靠近,「覺得我很懂她,she is perfect for me.」

就讀師大時,許立欣自主研讀狄更生詩作並寫成報告,卻因寫得太完美被教授懷疑抄襲。所以成功推甄上師大研究所後,她就將論文主題定為狄更生,並購買相關詩集,養成每晚閱讀再就寢的習慣。她坦言,雖然當時已看完接近2000首詩,但還不太能瞭解詩的意涵,只能硬著頭皮苦讀。

拿下碩士學位後,許立欣因緣際會前往英國愛丁堡大學攻讀博士班,成為研究生涯的轉捩點,「博士班是我人生中唯一可以真正坐下來,將每本書都從頭看到尾的時光。」當時她將所有時間、心力投注於鑽研詩集,「有一種在爬很高的山,看不到終點的感覺。」而目前忙於教學的她,現在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閱讀,頂多一天看一個章節。

「每天早上起來就是不斷在做這件事(讀詩),覺得好像在跑馬拉松,沒有想到博士班、做研究是這樣的生活。」許立欣認為博士班改變了她的生命歷程,「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做一件事這麼困難,好像在丟鉛球、好像每天都要用盡全身的力。」回憶起博士班的衝擊,她形容就像但丁寫的《神曲》,在暗夜裡走路、迷失,需要一直往前走,但不知道該往那個方向。

直到在英國的最後一年,認知到時間所剩不多、奮力衝刺下才有所突破。她描述,當時每天都是七點起床,坐在客廳沙發上讀詩後就沒有動過,直到晚上11點才倒頭大睡。除了狄更生的詩外,她也研究了狄更生曾讀過的書,「看了《Emily Dickinson’s Library》跟《Emily Dickinson’s Reading》這兩本書後,就會從中去找一些她看過的書,困難度自然變高。」

她陸續讀了狄更生的信、2000首詩及《咆哮山莊》、《簡・愛》等狄更生喜愛的作品與作家後,許立欣對19世紀的語彙和環境更加瞭解,才對詩集的內容有更多想法及詮釋,「她(狄更生)習慣藉由人的思想轉念,讓讀者跳脫框架思考。」從那時開始,她開始發覺唸詩要放進自己的努力,而不是讓詩提供知識給讀者,「可以說(讀詩)是一種享受或體驗的閱讀過程吧!」

博士畢業後,許立欣返臺到政大擔任教職,也陸續將以前的論文主題大幅修改,耗費多年終於寫成學術文章,其中兩篇《Emily Dickinson’s Asian Consumption》與《The light that never was on sea or land’: William Wordsworth in America and Emily Dickinson’s ”Frostier”》更被刊登在權威期刊《Emily Dickinson’s Journal》,為臺灣學界首開先例。

許立欣今年報名中研院年輕學者研究獎時,就是以這兩篇學術文章,加上費時一年寫出來的《The Romance of Transportation in Wordsworth Emerson, De Quincey, and Dickinson》參賽,初試啼聲即獲青睞。評審講評時,也提到許立欣「在這方面的研究是國內最重要的學者」、「原創性的研究是一般學界比較沒有觸及的議題」。

獲得研究獎的許立欣,漸漸打開知名度,研究著作被引用的次數被越來越多,成為她繼續鑽研詩作的動力。她表示,最近想要研究狄更生與工業的關係,也希望未來能再教狄更生的詩,「之前開過兩次她的課,教學評鑑都得到100分!」

目前擔任「Emily Dickinson International Society」理事的許立欣,也期許未來能夠在臺灣辦一場狄更生的國際會議。她表示,這個國際會議每三年舉辦一次,今年在加州,下次可能在西班牙或義大利,很希望把它帶到臺灣。此外,她也計畫研究狄更生與臺灣當代詩人的關係,舉例來說:余光中和楊牧都曾寫到狄更生、董恒秀老師最近也出版了詩集翻譯本。對此,許立欣認為,臺灣當代詩人與狄更生思想的接近性、是否讀過她的詩篇等都是值得研究的主題,「希望未來能在五到十年內完成這個夢想。」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