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學院記者張晟豪報導】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6日舉辦傳播沙龍,由傳播學院特聘教授兼研發長劉幼琍擔任主持人,邀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何吉森,針對日前NCC提出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中蘊含的網際網路治理精神,「從網路治理談新匯流法案」為題演講。這是NCC去年1228日通過「電信管理法」與「數位通訊傳播法」兩草案後,首次由現任委員公開解釋立法意涵,具有象徵意義。

何吉森首先概要指出,從最早的2002年廣電三法整併案開始,到2007年通訊傳播管理法草案、2016年匯流法案,以及去年年底提出的2017匯流法案,都可以看到水平管制概念,未來匯流法案應持續採此架構,在通訊與傳播二元脈絡下逐步調和落差。
 
2017匯流法案對廣電三法進行47項子法授權,擱置黨政軍條款等爭議,在營運管理層的電信管理法草案導入匯流層級化架構,模糊第一、第二類電信分類以促進業務開放,同時將業者業務明確化,區分一般、特別、指定業務,並在頻譜釋出議題上納入頻譜共享機制,增進頻譜使用效率。最重要的是,針對內容應用提出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導入網路治理思維。

何吉森強調,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回應台灣社會的需要,導入網際網路治理與創新應用的理念。何委員表示,網際網路具有無國界特性,行政權不宜直接介入,相關治理應是由政府確保網際網路環境公平後,由多方利害關係人溝通對話,公私協力合作。面對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法規需建立調適機制,並支持創新應用服務發展,提供對話機制以避免扼殺新興服務。
 
何吉森解釋,數位通訊傳播法的立法目的是強化網路治理,保障數位通訊傳播流通,特別是規管資料跨境傳輸、維護數位通訊傳播服務普及與近用、促進數位經濟的發展,以及明示服務提供者責任,在無其他法律規範時,適用數位通訊傳播法,也就是數位通訊傳播法是一個「防漏」規範,整體而言希望由政府、服務提供者與使用者,一同進行網路治理。
 
另外,針對近年熱議的OTT,何吉森表示數位通訊傳播法為補充規定,主管機關對境外OTT業者或可提供保證頻寬品質、獎勵輔導等方式給予登記誘因,不過針對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則還有執行面問題有待解決。
 
何吉森結論指出,數位通訊傳播法對2015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IGF)提出的多項議題都有回應,希望達成確保技術互通、防止顯著市場地位者(SMP)濫用市場地位、充分保障創作自由與流通、促進多元文化發發展等網際網路環境治理共同目標。